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IKUOQW | 1st Sep 2016 | 快車肉乾
推薦開箱文 - [菜刀] Brieto-M11pro 洋菜刀 (單面刃) 240mm特價搶購 - 【Maya Collection】新文藝清復古透氣棉麻無袖連衣裙(深藍色)新品主打 - KUROCHIKU 雙面紗質手巾 天竺牡丹
【韓國KW-韓時尚 】民族印花短袖上衣 - 血拼有理全站熱銷 - 原創 女用襯衫推廌強打 - 在世界遺忘你之前_文學_書籍-雜誌-報紙

羅同學的傢住在洪澤湖畔,那裡是盧集的偏遠村莊,一排排低矮的土坯草房前,由玉米桿編成的柵欄圍成瞭一傢一戶的小菜園。滿臉皺紋的老人們蹲坐在墻根下聊天,南來北往的野風將牛糞拌合麥草的氣息吹滿整個村莊。一切總是那樣的古樸寧謐,那樣的溫和安祥。在我記憶中,這裡的鄉村似乎永遠都沒有什麼變化,久居此地的村民更是如此,操著濃厚的鄉音,穿著樸素的衣衫,安安靜靜地生活著。

羅同學每個星期上學都要漫漫地走上十幾裡路程,他平時話語不多,也不亂買東西。午飯時,他僅草草吞下幾塊由傢中帶來的幹餅再喝上一二口冷水,就匆匆開始學習瞭。聽別人說,就連這種最廉價的消費水平背後還需要傢中父母辛苦的勞動維系著。由此我不得不欽佩與羅同學一樣的沿湖人,可讓人奇怪的是,他們並不覺得自已有多辛苦,覺得能這樣讀書,這樣生活也就不錯瞭。

他們愛著自已的故鄉,即使是偏僻的,貧困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故鄉給予他們一種勤儉持傢的品質。然而這種品質與成績的好壞卻沒有必然關系,總體說來由於傢中農活繁重讓他們的學習成績都很平常。事實上,我們住在街道上的孩子學習成績也好不到哪裡去,當時真正能考上大學的人並不多。雖然傢中父母也時時勸慰我們好好讀書,說將來考上大學會有一個美好的前途。孩子們自已也知道,電視和電影裡看到的城裡人生活何其繁華,這些好像都是遙遠的事情,於我們這群隻知道在操場嬉戲的學生無關,大傢不想攀比也沒時間琢磨。農村人都知道,洪澤湖畔有的是土地,即使懶瞭些,不會種地也不要緊,還可以做漁民,一網魚蝦一網糧,生活肯定不會有問題。

有瞭這種思想學習也就不怎麼熱心,老師更著急,上課時見到學生們搖頭晃腦左顧右盼,也隻能長嘆一聲無奈地默默走開,教室內隻剩下一群沒有目標的學生,茫茫然,昏昏然。那時我的同桌客正專攻武俠小說,抽閑還得拿起毛筆臨帖幾張。春泉也經常無故曠課,最後同學們發現每晚他都躲在學校圍墻邊忙著練拳。班主任知道瞭,剛開始還會嚴厲批評一番,可時間一長學生們也就習慣瞭,都成瞭老油條。其他副科老師更懶得管,都是洪澤湖畔的孩子,生在荒村草澤,野慣瞭!最終學校領導決定重新分班,把這些難於訓導的學生安排到一個班級。巧的很,我與羅同學就分在一個班。

老實巴交的鄉村人可以淡化勞作的清苦,卻很難抹去有關自已出生農村的事實,這個問題似乎很難說得透,但卻是真正存在的。我們好不容易糊弄初中畢業後,土地責任制已逐漸改變瞭農村的生活面貌,衣食住行也發生瞭根本性變化。然而過去的艱苦生活經歷,早已在我們這代人的內心深處埋下瞭一顆懼怕貧窮的種子,每逢看到從城裡走出來的年輕人,花襯衫,喇叭褲,錄音機,自行車,這一系列新潮產物時總會讓鄉村年青人心潮起伏。特別是看到衣錦還鄉的打工青年,他們回鄉時說出呢儂難懂的上海話,讓村裡的同齡人好生羨慕。

鄉村的孩子們笨拙地學著上海話,港督,小赤佬,昂三.....他們當然不知道這些話的含義,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著,覺得世間還有如此好笑的語言,如此難懂的腔調,但看到打工者洋洋自得的神態時,平靜多年的心情也翻開瞭圈圈漣漪。那一天,羅同學看到村頭路上剛畢業的學生們組成的打工隊伍已浩浩蕩蕩,他的心情自然不能平靜。於是鼓起勇氣與父母商量一下,父母都是幾十年居住此地,思想意識早已妥妥帖帖靠在這片大地,村裡不是有許多孩子都留在傢好好種田嗎,就你想充英雄,偏要出去,傢裡幾十畝田地種好瞭也不錯,老實點吧!縱使羅同學講著一遍又一遍的理由,訴說著一次又一次外出打工的必要性,也都無濟於事。

貧窮對於老一輩人來說似乎已成為一種習慣,他們看慣瞭土坯草房,看慣瞭豬圈茅舍,換個環境可能還不適應。羅同學拗不過父母,隻有低下頭走進無垠的田野,推著吱吱呀呀的獨輪車,企盼的眼神與炙熱的心逐漸冷卻下來。隻有在獨處小憩時,頭腦中那種外出打工的渴念才反復被喚醒,終於在熬過許多不眠之夜後,某個夜晚他草草地收拾瞭一下行裝,向已經熟睡的父母磕個頭,乘著夜色悄悄地踏上自已人生創業的旅程。

羅同學傢的經濟狀況很糟糕,他偷偷到外地打工對於傢裡倒不會有什麼大影響,因為他的兄弟姊妹很多,農活基本上不會被耽擱。剛逃出門時他是很慌亂的,尤其是農村的孩子,他們在村裡的大孩子帶領下戰戰兢兢走向外面世界,像一個對什麼都好奇的傻子。年歲大的有外出經驗,他們自然是老大。記得張同學那夜外出時穿著一雙破解放鞋,村裡的那位老大對他說,上海的城裡不讓穿解放鞋,你還是脫瞭赤腳走,不然會被城裡人瞧不起。羅同學信以為真,如實脫瞭鞋子夾在腋下,一路上走得好不辛苦。

多年後提起此事時,羅同學依舊大罵那個村中老大,害得他光著腳走瞭一二天,難怪城裡許多人都投來異樣的目光。其實剛從農村到城裡的人都會很迷茫,很難認清正確的人生方向。在熙熙攘攘的他鄉街頭,羅同學滿身疲憊,孤獨站在那裡,無助的眼神透溢著茫然與失落。還好在朋友的幫助下他來到一傢海鮮批發店,白天工作汗流浹背,夜晚隻能借宿路旁,百般聊籟時對著寂靜的夜空數著星星,傢鄉的天空也有那麼多星星,也這樣明亮。看著天上的星星想著傢中的父母,兄弟姊妹,遠遠地,遙遙相對。

春去冬來,歲月的風塵逐漸磨頓他的雙眼,抹去他從傢鄉帶來的最後一點稚氣。一天,他終於揉瞭揉雙眼站起身來竟然瞄上這裡的海鮮批發行業,他原本就生在洪澤湖畔,對於這一行業駕輕就熟。然而在上海開店卻是他八輩子也不敢想的事,可他又覺得自已並不比城裡人差。果然不出所料,僅僅就是六七年光景,他的海鮮批發便成為這個地方最為知名的一傢。他也從一個打工者迅速變成瞭城裡人,變成城裡人也認可的大老板。

他成熟瞭,眼下覺得自已成功瞭,似乎早已超越瞭城裡人。他在自已的店門牌上醒目寫著“泗陽人海鮮批發”,他想告訴城裡人自已是農村來的,故鄉是江蘇泗陽。他經常開著車在市區馳行,這裡原本不是他來的地方,但是他來瞭,原來讓他茫然失落的路口現在看來是多麼順眼,又是多麼溫馨。他若有感悟,似乎找到瞭自已生命與事業的依托點。

現在他終於知道,當年回鄉的打工青年操著上海方言時為什麼會那樣的自信驕傲,他也是循著這個聲音的誘惑走出來的,在他剛進入城裡打工那幾年,自已根本沒有自信講著這種上海話。昔日那些老板曾用過這種方言訓斥過他工作中的毛病,那時他每次都顯得手足無措表情尷尬,現在.....

他愜意的笑瞭笑。自已也是老板瞭,自已的公司還招瞭許多城裡人做員工,每次安排工作時他總會故意說著具有傢鄉特色的泗陽話,這樣似乎更有成就感,即使是公共場合需要規范用語時,他任然鄉風淳樸。

那天他也回鄉瞭,還帶著自已剛娶的老婆,老婆也是盧集人原先還與我們是校友。現在羅同學是老板瞭,當然要做點好事,能做什麼呢?他斟酌良久,自已兄弟姐妹不少,於是幫大姐在盧集農貿市場買個房子吧!房價不太貴也就十幾萬。當時我在農貿市場做領導,他找到我,他姐姐的買房手續都是我代為辦理的。父親年齡大瞭,傢中的草房多年未修已經破敗,羅同學又出點錢新蓋瞭二層小樓。門口再鋪條路吧,荒野鄉村缺的就是路,於是從自傢宅子鋪出村頭,鋪的又寬又闊,鋪出一個打工者的榮耀與自豪。

同學們發現他已經變瞭,變得學會營造自已的形象,穿著高檔服裝,開著名車,談吐慢慢吞吞文氣沖天。他不斷地向村裡同齡人介紹著自已的創業歷程,似乎竭力把自已的遠年的艱苦辛勞打造成光鮮的奮鬥史。但是,社會上總有一些說三道四指手畫腳的人,他們總是將一些好人好事撥弄的面目全非,他們無非就是想以言炫已,吹毛求疵罷瞭。村裡有些長輩楞把羅同學的行為說成是擺闊燒包之類,鄰居們更是把他說的一無是處,說他是窮人乍富,有錢瞭為什麼不將其他幾個兄妹幫助一下?鋪路為啥隻鋪自傢門口那一段呢?

誰也不願意聽別人的指責中傷,即使有虛懷若谷的心理高度,也不願意接受他人的污蔑與詆毀。隻是後來他的父親也勸慰說,如有可能還是應該再幫幫其他兄弟姐妹,還有村裡的道路是否可以鋪到村外,據說那天他們父子倆還吵瞭架。羅同學認為原先的幫助已成為自已一種負擔,昔日傢鄉留在心底的形象已經轟毀,自已日夜思念的親人也變得糾纏不清。此後好多年我再也沒有見到過羅同學,隻是偶爾聽別人說過幾次,羅同學已很少與老傢人聯系瞭,即使是同在上海的故鄉朋友找到時,他也表情漠然愛理不理。

去年的一天,我去上海參加一朋友兒子的婚禮,很巧遇見瞭羅同學,他說著一口流利的上海話向我介紹瞭他的新任老婆,於是我知道他去年已離婚瞭,現在是上海一戶人傢的倒插門女婿,老婆是個富二代,傢庭條件自是不須勞神。酒席散去後,我們正待好好聊聊時,羅的老婆就嚷著馬上要回公司,孩子也不停地說要回傢。羅同學隻是唯唯諾諾,也不與大傢告別,滿臉微笑地陪同老婆孩子一起回傢。倏間我感到“傢”這個字的含義在羅的眼中已變成另一番意識,已經與我的故鄉盧集毫無關系瞭。

羅同學起初被生活所迫去城裡打工,後來公司也辦瞭,上海的老婆也娶瞭。現在孩子大瞭,公司的事務又繁重,整天忙忙碌碌的,似乎是這些事務讓他對故鄉的懷念逐漸淡遠,我想此後他回故鄉的可能性不大瞭。故鄉整體意義一旦模糊,不需多久印象也就愈來愈不真切,何況他現在說的言語已經是很流利的上海話,談話間已很難再找尋到故鄉的印記。

陡然間我從某種程度上又對羅的整體面貌產生狹窄化,不禁為故鄉這個古老的村莊喟嘆,在外漂泊的打工者榮歸故裡時,為什麼總要流露出自已是外地人的念頭呢?對於故鄉來說他們永遠是打工者,永遠是故鄉的兒子,故鄉更是這些打工者漂泊的起點。或許這些打工者隻有在夜深人靜時才會升起一個久違的疑問,我們的傢究竟在哪裡?像那首詩,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前幾日,淮安尤同學開車來接我去洪澤湖畔參加一個聚會,地點就在盧集漁業村。落暮時分我們十幾個同學走到一起,羅同學也在,這次活動就是他組織的。洪澤湖畔的魚塘很多,羅同學承包瞭四五百畝水面,魚塘放養的銀脊都銷售到上海。魚塘邊建瞭三四間草房,與故鄉村莊一樣,也有玉米桿編成的柵欄圍成的小菜園,遠遠看去有許多同學蹲坐在那裡聊天說笑。

羅同學看見我後立刻迎過來攥住我的手不停地抖動著,他頭發已花白,比我印象中瘦瞭許多,聽說近來身體狀況不是很好,醫生懷疑是得瞭不治之癥。他深沉地跟我說還是故鄉好,現在自已身體狀況很壞,平時總在不經意間就想起故鄉,一旦想起又很難擺脫,就連夜半的囈語也離不開傢鄉。不管走多遠,老瞭還得回來。傢鄉的土坯草房,寬闊的社場,以及那種牛糞拌合麥草的氣息,永遠都是那麼的親切。

他的語言非常誠懇,全是地道的泗陽話。看著他蒼老的面容,我想是時候瞭,葉落應該歸根瞭,昔日他走出傢鄉的豪情壯志如今早已消磨的差不多瞭,心中剩下的隻有那個生他養他溫和可親的傢鄉。是的,故鄉永遠是在外打工者的根,回來吧,在外漂泊的遊子。


IKUOQW | 1st Sep 2016 | 快車肉乾
必買當紅 - NARS 眼瞼刷#3非買不可 - 【C.R.】羅馬綁帶翻領襯衫(共三色)限時特賣 - SOMETHING LADIVA點點合身牛仔褲-女-藍色
[IMAGE] 格紋顯瘦7分褲- 2016年盛夏新商品 - 購物天堂全站熱銷 - L'ERBOLARIO 蕾莉歐 馥郁櫻草禮盒熱門商品 - Jeep條紋POLO衫-黃色

2016年2月10日下午兩點整,也就是農歷丙申年正月初三,麟遊縣鎮頭初級中學九六級三班同學會,在該縣金麒麟大酒店隆重舉行。該次同學會是有寶雞市鳳凰金飾珠寶貿易公司朱玉女士,發起並承辦,所花費用全部由朱玉女士一人承擔。會上,原九六級三班五十三名同學因五人聯系未果缺席外,其餘四十八人全部到場。

當全部同學到齊落座後後,在司儀地安排下,一陣電鈴聲響起,緊接著,一首舒緩而美妙的校園民謠“同桌的你”,仿佛一下把大傢帶回到瞭二十年前,帶回到瞭那個十四五歲青春又懵懂中學時代。大傢紛紛跟著曲子哼唱起這首歌來。會上,大傢舉杯把盞,互敘當年的同學情誼及各自發展狀況。同時,還有一個共同的話題,那就是感謝朱玉同學給大傢提供瞭這個平臺,使大傢歡樂相聚,尋回到當年的青春年代。

無疑,朱玉成瞭所有同學敘說的焦點。是啊,全班到場的四十八名同學,從目前取得的成績和現狀來說,朱玉的確在所有同學當中稱得上是首屈一指。朱玉,女,現年三十五歲,寶雞市鳳凰金飾珠寶貿易公司總經理,寶雞市明星企業傢,上海市老鳳祥珠寶貿易公司陜西省特約經銷商。2000年6月,新婚不久的朱玉女士和丈夫,用從親戚中借來的捌萬元錢,在寶雞市岐山縣蔡傢坡鎮創辦瞭鳳凰金行,通過十五年的發展,該行已由當年的一傢門店滾動拓展為:蔡傢坡一店、蔡傢坡二店、岐山店、扶風店、扶風新區店、興平店、武功店、淳化店、麟遊店,等十多傢分店,資產過千萬的貿易公司。

論長相,朱玉身高不過一米五八,臉頰清癯,衣著樸素,站在同學當中隨和平淡,不是她特殊的身份被大傢所識,陌生人是無法把她和一個資產過千萬的珠寶經銷商聯系在一起的。但通過短暫的接觸,大傢又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常人所缺的氣質和作風。朱玉話語不多,從不重復說一句話,也不會打斷任何同學的談話,她的每一句話都像似經過深思熟慮似的,特別幹練,又恰到好處。還有同學說,朱玉的目光很深睿,有一股?人的目光,這大概就是朱玉之所以能取得成功,且和眾同學的不同之處吧。終於,有位叫陳浩的同學按耐不住,問朱玉道:

“朱玉同學,說說你的成功之道吧!給大傢也授授經,為什麼在學校時大傢都是默默無聞,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瞭,也沒發現你有任何過人之處,為何畢業二十年後,你成瞭珠寶界的大姐大、明星企業傢,而我們卻還在生活的溫飽線上下苦苦打拼、奮鬥。”

“陳浩同學,你能明天隨著我把當年從學校到傢中的路走一回嗎?如果你走上一回,也許你就會得到你所需要的答案瞭。”朱玉微笑著回答道。

對於朱玉為何會邁向成功,這是所有在座同學最為敏感,也是最想知道答案的話題。隻因朱玉身份過於特殊,且這場同學會的所有費用都是由朱玉一人承擔,大傢本都想問,但又感不好意思,現在陳浩把這個話題點開瞭,大傢無不響應,且都願意隨著朱玉明天從學校到傢中的路走一回。

第二天,正逢大年正月初四,四十八名同學吃過早飯後,在他們的母校鎮頭中學門前集合,浩浩蕩蕩步行向朱玉的老傢進發。朱玉的老傢在該縣九成宮鎮紫石崖村火石山組,距她的母校鎮頭中學相距25公裡。剛出發時,同學們都士氣高漲,全把此次去朱玉老傢當做一次野外旅行,可路走瞭未到一半,有些同學就招架不住瞭,有喊餓的,有喊渴的,又嚷嚷著說腳掌磨出泡的,還有幾個女同學索性一屁股坐在路邊的柴草上不起來瞭。面對此情此景,朱玉對大傢說,誰要感覺體力不支,她可往縣城打電話叫出租車把大傢接回去。幾位坐在柴草上的女同學臉紅瞭,強撐著站瞭起來,在其他同學地攙扶下,隊伍繼續前行。

經過五個小時地艱難跋涉,大傢終於到達瞭朱玉的老傢紫石崖村火石山組。大傢本以為到達朱玉老傢就會有吃有喝的,可當面對朱玉傢那三孔坍塌廢棄的舊窯洞,和荒草萋萋的院落時,大傢所有的希望都變成瞭泡影,心涼瞭。一隻松鼠猛地跳躍在大傢面前,一轉身跑得無影無蹤,一隻野雞在草叢中飛躍而起,在半空中旋一圈,飛向瞭遠方。

“這麼荒涼的地方,一定有野豬吧?”一同學問朱玉道。

此時朱玉正沉浸於深深地回憶當中,面對荒廢且久棄的傢園,她想起瞭自己的身世,想起瞭自己的年少時期,及久別逝去的親人。她回答道:

“野豬,肯定有呀!每年秋收季節野豬都會出來糟蹋玉米,可害人瞭。”

“哪有豹子,有狼嗎?”那同學繼續問道。

“這倒沒有,不過有鹿。”朱玉笑瞭,自豪地回答道。

“有鹿,在那裡?我還沒見過野生鹿呢!如果今天我能碰見一隻鹿且把它捉回去,也算值瞭。”同學們聽朱玉說自己的老傢有鹿時,剛才那低落的情緒一下又高漲起來。

“鹿靈敏度極高,且跑得極快,不易逮著的。不過同學們既然到我老傢來瞭,見到的隻是殘垣斷壁,也沒啥招待的,那我就對大傢講講我的身世吧!”

所有的同學都圍瞭過來,聽朱玉講述她的身世:

咱們同學三年,我一直對大傢說自己是紫石崖人,其實我是隱瞞瞭自己的真實身世。我本是岐山縣青華鎮人,紫石崖隻是我的第二故鄉罷瞭。我傢本有四口人,爸爸、媽媽和長我十歲的哥哥。本來我的傢庭還挺幸福的,可就在我十歲那年,哥哥突發精神分裂癥,混沌得厲害,見人就打,鬧得全村雞犬不寧,一天,哥哥又胡鬧得厲害,提瞭個?頭揚言要殺人,爸爸上前阻止,他競掄起?頭照爸爸頭上砸去。爸爸當場就被哥哥砸死瞭,哥哥扔下?頭轉身跑出瞭傢門,不知去向,媽媽氣得趴在爸爸身上暈厥瞭過去,我嚇得抱住媽媽的胳膊隻是一個勁大哭。鄰居們聽到哭聲都趕瞭過來,扶媽媽到床上躺下灌瞭些水,媽媽漸漸蘇醒瞭過來。誰料就在當晚,哥哥不知從什麼地方竄瞭回來,放瞭一把火點著瞭傢裡的房子。當時我在床上已近睡著瞭,媽媽一人在爸爸靈前守靈。待媽媽發現房子著火時,屋子裡已經是火光沖天,濃煙滾滾。媽媽抱著我就往往外跑。我被濃煙嗆得醒瞭過來。在媽媽的懷裡,透過依稀的火光和煙霧,我看見瞭蓬頭垢面的哥哥一邊往院外跑,一邊手舞足蹈胡言亂語道:“我爸被我砸死瞭,我要火葬他。”

我和媽媽在鄰居傢親眼目睹自己的傢在火海中化為灰燼而無能為力,待火焰熄滅後,爸爸早已被燒得成瞭一具殘骸。在鄰居地幫助下,我們母女草草掩埋瞭爸爸,投親到瞭咱縣紫石崖村火石山組我姑父傢。因為在那次我傢被哥哥點著之後,村裡有人說還見過哥哥,說哥哥全身污穢不堪,在啃一個死老鼠,邊啃邊罵我和我媽,罵我倆偷著埋瞭爸爸,不讓他盡孝道,見著我倆後,非殺瞭我倆不可。姑父傢在麟遊深山,哥哥沒去過,所以媽媽帶我逃難到瞭姑父傢,到死也沒回去過。

我在紫石崖一共生活瞭五年,基本上都是在屈辱和寄人籬下過來的。姑父本是安徽人,小時候跟隨他爸逃難到瞭咱縣,在火石山打瞭三孔窯洞,插戶到此。由於姑父傢裡窮,三十歲時還沒討著老婆,後來經人介紹娶瞭患小兒麻痹的姑姑。姑姑是殘疾人,嫁給脾氣暴嗓門粗的姑父後,不能下地幹活,隻能勉強地拖著殘疾之軀給姑父和他爸做飯,及幹些縫補衣服等傢務,在傢裡基本上沒有任何尊嚴可言,唯一令她自豪的是她為姑父生瞭五個結實如牛,飯量極大的兒子。他們都是我的表哥,一個比一個大兩歲,最小的也比我大半歲。姑父傢八口人,日子本就過得恓惶,猛然又添瞭我和媽媽兩張口,情況可想而知。

我和媽媽到姑父傢後,期初和他們在一起吃住,半年後,姑父騰出瞭那孔最小的窯洞,讓我們母女單過。每天一大早媽媽給我做好飯,然後隨姑父下地幹農活,為的就是糧食收獲後,能給我們母女多分些糧食夠一年吃。我在鎮頭中學上瞭三年學,每周不論刮風下雨都要回傢去帶饃。星期五學校三點放學,我就是順著咱們剛才走過的那條山路往傢趕,待趕到傢時已經八點多瞭,天已盡黑。星期天,我又背著一大挎包饃往學校趕,學校六點上晚自習,我常常是中午十二點動身,趕到宿舍後稍頓休息,又去教室。整三年時間,我每周都要把這25公裡山路走上一個來回。我就這麼走呀走呀,一步一步走著,因為不這麼走我便就會挨餓,不這麼走我便就會沒學可上。這就是我最簡單的人生目標:有飽飯吃,有學可以上。

初中畢業後,我雖然考上瞭高中,但還是輟學瞭,因為哪年媽媽不堪生活的重壓,上吊自殺瞭。再後來姑父把我帶到他安徽老傢,以五千元彩禮和一個男孩訂瞭親。定親的就是我現在的丈夫,五年後我和丈夫完婚,再後來回陜西老傢,在蔡傢坡開辦鳳凰金行至今。這就是我全部的人生歷程,其實有時候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什會成功,會從一個連學也上不起的命運棄兒,變成瞭腰纏萬貫擁有這麼多分店的金行老板,其實我的目標很簡單,就是一步一步堅定不移地往下走,為瞭有口飯吃,為瞭有學上。現如今,我不上學瞭,也就隻為一個目標,有口飯吃。我生活準則也很簡單,就是一步一步堅定不移地往下走。

朱玉講到此,人群中爆發出一陣雷鳴般的掌聲。


IKUOQW | 1st Sep 2016 | 快車肉乾
限量秒殺 - Allure 魅力淡香水身體乳液國家地理 National Geographic 探險中型後背包-墨綠 - 推薦開箱文【菟絲花】大尺碼-韓版風琴折顯瘦七分袖純色雪紡衫(共三色)→現貨+預購 - 限時折扣優惠

世事無絕對。跟這句話相對應的,是看如何應對。

有一個哲學上的命題,就是世界上發生的80%的事情,其影響如何,取決於人們對它的反應。也就是說,即使我們無法把控這個世界,它也隻能施予我們20%的影響。我們是自己的主人。

這話聽起來有點虛,事實上一點也不。

發小M從小到大的經歷,無一不在驗證著它的魔力。

初中考高中,M盡瞭最大的努力,卻以3分之差沒能進省重點中學。也可以說差的不是分數,而是關系。因為進瞭高中以後才知道,有比M分數少的孩子進瞭重點中學。盡管感到憋屈,M卻一點都沒有抱怨,覺得有書讀、可以考大學就行瞭。

高中三年,自是憋著一股勁。高考,M考得比進入重點中學的初中同學都要好,這讓M長舒瞭一口氣。可是最後陰差陽錯,M的錄取結果非常不理想。

大學四年,M鐵瞭心要向更高的臺階邁進。且學且珍惜。M終於在22歲那年,考到瞭一線城市。

也許有人會說,這都是求學道路上的事兒,跟社會上職場中完全是兩碼事。

兩碼事其實還是一碼事,因為說到底無論在哪種生存環境中,最終都是人的事兒。

一個人在社會上立足,不外乎工作、學習與生活。這其中,工作占的時間最多,耗費的心力也最大,它是一個人安身立命的根本。

談到工作就會談到人事,就會涉及業務的劃分,領導的分工,具體工作的安排,業績的考核,最後有職位和利益的分割。各種同事,有能力拔尖的,有做人圓滑的,有特別能鉆營的,五花八門,各顯本領。如果屬於圓滑與鉆營型的,那麼可以不用看這篇文章瞭。

可是據筆者觀察,這個世界上圓滑的和鉆營的加在一起,也不會超過總人數的百分之二十。一個單位最多類型的人,是隨大溜和混日子的。

在這種人員格局下,作為底層的我們怎樣變我們不會鉆營搞關系的木訥品格為優勢,取得職業地位?

從筆者的感受來說,最主要的是要鍛煉好業務能力,努力幹好本職,兢兢業業,不偷奸耍滑,不給多少錢幹多少事,推一下動一下。持之以恒,終有收獲。

也許,最好的果子輪不到我們,因為可能被那些特別能鉆營特別會來事兒也許還特別有背景的人摘去瞭,次一些的果子裡面可能就有我們的一份。哪個單位,它都需要幹事的人。

搶果子的人肯定是多的,肯下力氣施肥培土除草殺蟲的,卻沒有幾個。但沒有這些基礎性工作,哪有果子可摘?要想年年有果子吃,老板肯定是要籠絡住一些幹活的人。

隻要我們得到瞭一個職位,那就是我們事業的起點。別看那些鉆營的耍滑的搞關系拍馬屁的人在前面鬧騰得歡,他們那是短平快的事業,不像我們靠本事長期持有;當然瞭,那一套我們也學不來,所以即便它有千好萬好也不要羨慕,能力不及,不作他想。

另外一個值得註意的方面是,那些人通過上述手腕的確能紅火一時,卻都面臨著一個致命的問題,就是他們跟“人”的事情沾得太近,跟領導跟得太緊。

領導變動瞭,領導不欣賞瞭,與圍著領導轉的同事起沖突瞭,任何一個關於人事的變動,都有可能讓這些“紅人”們失去依靠,鳳凰變雞。

如果努力工作還是沒有順利喝到一些“湯”(相對於領導吃的“肉”),辛苦付出還是得不到提拔或被小人在領導面前陰瞭呢?

這種情況也是存在的。那就一定要沉住氣。風水永遠是輪流轉的,在事業的低谷期,唯一要做的就是蟄伏。哪怕對方是單位的一把手或你的頂頭上司,看起來似乎要在單位幹一輩子,也就是說,你覺得他可能會壓你一輩子。

那可怎麼辦?讓時間來說話,以不變應萬變,等待屬於自己的時機。我們最後發現,那個長期壓著我們的人,連十年都幹不瞭,可能連五年,三年,一年……都幹不瞭,最終,也許他隻幹瞭幾個月。

總之,不管對手如何糟踐我們,如果我們沒有一擊將其擊倒的能力,能做的就隻有忍耐。

忍耐,是處於守勢時最明智的策略。領導不賞識,就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如果可能,做得出色些。做最好的自己,與他人無關。

被小人在領導面前陰一把或一直陰,是件特別令人鬱悶的事。小人都是背後使壞,我們還不能當面敲開鑼鼓。並且,最好不要將與小人的不睦公開化。並不是怕小人,是怕小人撕下表面的那層和諧,公然與我們為敵,使得事情更加難辦。

君子好打發,小人難對付。因為是小人,他有一直將事情往爛的方向整的本事和韌性,得罪瞭他,永無寧日。這也是為什麼這個社會很多時候小人更得志的原因,君子們不屑於、不能夠使出下三爛的手腕,小人們就占據瞭高地。

被小人陰瞭,如果領導出於某些用心不主持正義,日子會更難過。好在有個原則,除非領導本身有問題或不想樹立高大上的形象,否則一般的領導不會做得太過。

畢竟,誰也不願意做惡人,尤其這種不占理的惡人,做瞭難免不會被員工記恨一輩子。這種傷陰騭的事在和平年代還是少有人願意摻和的。

人事逆轉之道,關鍵在於沉得住氣,擺正心態。曾經看過一篇文章,說的是大學裡的兩個老師,從年輕的時候就開始互不服氣地較勁,從職稱開始,到老婆,孩子,孩子的出息,到高級職稱評定,到職務,到退休年齡,比到斷氣為止。

其中活得較久的那個最後說,雖然前面那些都沒有比過你,但是現在活得比你長,也算出瞭一口氣。如果不想活得太憋屈,的確要有這種韌勁。

生活的應對之道,又是另一番思維。現如今社會誘惑多,社會風氣邪氣不少,婚外情和婚外性已成瞭司空見慣的事情,再看那高得嚇人的離婚率,簡直能打消不少人的結婚欲望,作沒有結婚先考慮如何離婚的打算。

雖然每一個婚後亂搞的人,都有一個亂搞對象,但平心而論,婚後出問題的,還是以男性居多。一個有點社會地位的男人,沒有花花草草的事情絕對算得上是個居傢好男人,而一個可以稱得上成功人士的男人,如果能潔身自好,基本稱得上是聖人瞭。

無他,誘惑太多,機會太多,朋友圈子裡“榜樣”太多。商務談判,私人宴請,談著談著就有可能往夜總會走瞭,走著走著就有可能帶著小姐上賓館瞭。

工作中遇到的年輕女性也多,女孩子們如果想搭個快車、吃個夜草早日變成鳳凰飛上枝頭,成功男人是最好的投懷送抱對象。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中,傳統的夫妻相處之道早已不合時宜。

找瞭個聖人,那是前世修來的福,今世當好好珍惜。找瞭個正常人,做瞭些常見事,也沒必要要死要活。這個世界除瞭父母和孩子,一切人皆可放下。

生活的重心不是傢裡的男人有沒有情況,最重要的是自己如何自處。如果有幸找到柳下惠般的君子(其概率不比買彩票中獎高多少),那就當賢妻良母,為孩子樹榜樣,為傢庭分憂愁,為自己立標桿,為社會作貢獻。

如果沒有這個運氣,也不必太過傷心。當代中國女人的擔子,比歷史上哪個朝代、哪個國傢都要重。男女平等爭取瞭半天,隻是爭來瞭平等地和男人打拼按揭房產供養傢小的權利。

十月懷胎拼死分娩養育艱辛教育辛苦,這些並沒有多少男人跟女人“平等”,當爹的最常對孩子說的一句話是“找你媽去”、“問你媽”,更別說女性除瞭忙完工作和孩子教育,有可能還要承擔傢務,伺候公婆。

因此男人的異動,實在是為媽媽們的減負提供瞭最好的理由。從此,你不用再一心積攢傢用,教育孩子,打理傢庭,和諧公婆,傢用自有人操心,孩子也不是一個人的,傢務也應該分擔,公婆也不需要刻意討好瞭,他們的兒子沒有出色到需要媳婦委曲求全的程度。

每當看到那些因男人的背叛而哭哭啼啼的女人,真是為她們著急,她們怎麼就想不到,一切皆可逆轉,如今的人生可以比“煮飯婆”時代精彩得多。尚未醒悟的女人,真建議她們去看看作傢六六的《蝸居》,那裡面有很多精彩的描繪。

觀察各類傢庭,會發現女人的解放,很多都是拜男人所賜。每個人都有局限性,除瞭那些特別明白特別精明特別自私的女人外,大部分的國產女性,可能跟傳統教育、傢庭示范、社會氛圍有關,都是頂著現代女性的帽子,有著傳統女性的思維和作派——很多女性在婚後自願放低身段甘當傢庭女仆,尤其有瞭孩子以後,母性泛濫,以致把老公也當成瞭大兒子,無限溺愛,無限貶低自己,具有嚴重的自虐傾向。

沒有經過婚內男人狠狠的一刀,那些源自血液綿延瞭幾千年的“奴婢”習性是不可能改的。我敢斷言,如果現在還允許女人跪著伺候丈夫的話,有些女性,別看在外面是現代女性,挎的是上萬的包,還是單位的小領導,在傢裡卻是奴性十足或者說母性泛濫,恨不能給丈夫提供跪式服務,就像日本女人一樣,不知道這是不是東方女性特有的德性。

名聲大如明星馬某某,不也在丈夫玩瞭大半年、被人拍瞭個底兒朝天的當口,一看丈夫表示回歸,立馬聲援“且行且珍惜”嗎?都不給丈夫懺悔的時間,又焉能指望丈夫反悔多少呢?

看到這麼多的所謂現代女性,在處理婚姻傢庭關系時的奴顏卑膝、要死要活,真讓人感慨萬分,懷疑她們仍生活在封建王朝,因為她們仍舊有著“夫為妻綱”的三綱五常思想。

生活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隻要有堅定的信念,正確的應對之道,任何人都可以逆流而上,反勝人生。有一句話說得很好,你隻管精彩,上帝自有安排!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過好自己。一切,都可以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上。
2016必備單品-【ViVibaby】標準奶嘴6入(十字孔M)
6月24日各報頭版要聞
2016必備單品-KOSE 高絲 雪肌粹洗面乳(80g)